小说区 图片区 自偷自拍另类

<object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object>
<tr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tr>
<th id="z0zrd"><option id="z0zrd"><acronym id="z0zrd"></acronym></option></th><code id="z0zrd"><nobr id="z0zrd"><sub id="z0zrd"></sub></nobr></code>

    1. <code id="z0zrd"><small id="z0zrd"></small></code>

        齊齊哈爾資訊

        齊齊哈爾資訊電子版
        首頁 > 正文

        古巴告别“卡斯特罗时代” ?实质上并不会如此

        2021-05-05 18:53:05齊齊哈爾資訊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原標題:古巴告別“卡斯特羅時代”?

          執筆/叨叨姐

          古共正在召開八大,會議最吸睛的莫過于勞爾將不再擔任古共第一書記。

          古巴從此告別“卡斯特羅時代”?

          形式上可以這么說,但實質上并不會如此。古巴的發展進程已經打上“卡斯特羅烙印”,卡斯特羅兄弟倆的思想已深入古巴民眾心中。

          勞爾雖然“無官一身輕”,但古巴日后的重大決策少不了勞爾的指導。

          蕓豆和大炮一樣重要

          2011年,同樣是4月,勞爾從哥哥菲德爾手中接任古共第一書記。

          實際上,早在2006年,菲德爾就因健康原因將國家最高權力交給了勞爾,古巴從此開啟長達15年的“勞爾時代”。

          卡斯特羅兄弟都很果敢、堅韌。

          美國《時代》周刊曾這樣評價他們:“菲德爾是古巴革命的心臟和靈魂,勞爾是革命的拳頭?!?/p>

          兩人各有魅力。

          菲德爾能言善辯,尤擅演講;勞爾則低調務實。勞爾執政后,人們發現,勞爾頭腦靈活,思想開放。

          10年前 ,古共六大閉幕式上,勞爾的發言振聾發聵:“如果古巴想取得成功,黨首先要改變的是思想觀念?!?/p>

          勞爾認為,改革的最大阻力來自傳統觀念,推行改革,必須思想先行,尤其要加強發展經濟的思想。

          “蕓豆和大炮一樣重要 ,甚至更重要?!?/p>

          他指出 ,過去認為發展私營經濟是飲鴆止渴,現在應將它視為“完善而不是摧毀社會主義制度”的因素。

          勞爾執政下,古巴悄然發生了許多變化。

          國家一些壟斷行業向私營經濟開放,打破了自1968年來對私營經濟的許多限制。私營餐館合法化,可出售海鮮、牛肉和土豆等食品。鼓勵個體經濟,取消針對127種個體經營活動的限制,允許個體經營者在一些經濟活動中雇傭員工。在政府監督下,允許汽車和房屋買賣,允許個體農民承包閑置土地 。裁減國企職工,分流到農業和私營部門 ,使之“輕裝上陣”。

          勞爾的改革有所不同,特別強調古巴要走自己的道路。借鑒中國經驗的同時,拒絕復制“中國模式”或“越南模式”,主張古巴是“更新社會主義模式”,不是中國式的“改革”或越南式的“革新”。

          古巴政府文件涉及改革時,用了“更新”一詞 。

          勞爾的改革雖然是古巴革命以來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但并未大刀闊斧,改革大門并未全開,只是開啟大門中的小門。

          如勞爾所言,古巴改革不能操之過急,將力避“休克療法”,強調改革不可能是“一夜之間取得奇跡的事情” 。

          勞爾的改革也并未完全以市場為方向,古巴經濟體制仍以計劃經濟為主體 。勞爾說,“古巴不會用市場經濟來解決經濟問題”,電信、能源、衛生、教育等主要部門仍是“禁區”,由國家牢控。

          勞爾的改革并非一帆風順。

          經濟模式的更新注入市場因素后,帶來不少負面東西,尤其是收入分化強烈撞擊多年來大鍋飯、鐵飯碗和平均主義的思想。

          改革阻力不小。

          雖然挫折不斷,但勞爾沒有輕言放棄,在不斷探索中推進改革 。

          斗美成就古巴“小槳劃大船”

          勞爾對中國有著特殊的情結。

          媒體稱 ,由于勞爾長相與東方人接近,小時候家人送其綽號:“中國人”。勞爾喜歡中國的茅臺酒,會唱《東方紅》。

          勞爾多次訪華,每次訪問都對中國的改革開放贊不絕口。

          他稱贊中國了不起,說中共的改革開放既穩住了政權,又實現了經濟騰飛,人民過上了好日子。他對中國的特區、工業園區、農村土地承包等改革措施很感興趣 ,曾在古巴嘗試搞小范圍的試驗 。

          這個和中國有著特殊友誼的古巴 ,為何總能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答案大家都知道 ,在于它敢于叫板龐大惡鄰、世界頭號強國,六十年不屈不撓。

          這個鄰居很特別,太霸道,到處伸手,動輒發動戰爭,大搞顏色革命,強行改變他國政權。在這樣霸鄰眼皮底下搞社會主義,壓力可想而知。

          面對“巨無霸”的長期極限打壓,小小島國古巴硬是沒怕、沒倒 ,反而越斗越堅強,卡斯特羅兄弟贏得了世界的尊重。

          其實一開始 ,古巴并不想和美國鬧僵。

          想當年,也就是1959年 ,老卡帶領他的戰友奪取政權后,不久就訪問了美國,訪問受到當時美國政要的歡迎。

          后來美古巴關系卻不斷惡化,這個板子應該打在美國人身上。

          美國相當傲慢、格外蠻橫,不但反對老卡推行的農業政策,還想讓古巴做它的小兄弟 ,在它后面亦步亦趨,這種霸凌作風惹惱了老卡和他的戰友,經過后來一系列事件,尤其是“豬灣事件”后,一步步地將古巴推向了蘇聯人的懷抱。

          古巴一度成為美蘇爭霸的前沿陣地。

          “古巴導彈危機”差點觸發核戰爭 ,人類空前接近毀滅邊緣。

          后來,美國給美古關系解凍設定幾個基本條件 :

          第一、卡斯特羅兄弟必須下臺。

          第二,古巴放棄現有社會主義制度。

          第三,古巴政府必須改善民主和人權 。

          條件如此苛刻,古巴斷然拒絕。

          百煉成鋼,卡斯特羅兄弟成為全球聞名的“反美斗士”,菲德爾更是逃過了美國幾百次的暗殺。

          兄弟倆成為拉美左翼革命的導師,擁有一大批擁躉 ,查韋斯 、馬杜羅,以及不久前去世的球王馬納多拉都是這哥倆的鐵桿粉絲。

          古巴也因此成為拉美左翼陣營的領頭羊 ,外界甚至稱其為拉美政治生態的風向標,島國古巴產生“小槳劃大船”的效應。

          與委內瑞拉等左翼國家成立的“美洲玻利瓦爾聯盟”成了“反美聯盟”,美國如鯁在喉,必欲除之而后快。

          美國打壓古巴無所不用其極 ,六十年對古巴經濟封鎖使古巴經濟倒退幾十年。

          各種調侃應運而生。

          有的說,哪個國家的蔬菜最健康,答曰古巴 ,因為美國禁運,化肥進不來,古巴蔬菜沒有農藥,都是綠色產品。有的將那句經典用在古巴人身上,“古巴人太不幸了,離上帝那么遠,離美國這么近”。

          種種調侃背后道不盡的是古巴人的辛酸和美國的霸凌。

          并非良心發現,只是換種玩法。

          奧巴馬終于對古巴松開拳頭,勞爾也對美張開懷抱 ,冰凍半個多世紀的美古關系終于實現轉圜。

          然而好景不長,特朗普上臺后,對古關系大開倒車,聲稱“西半球不允許‘專政’繼續存在”,下令立即撤銷或暫停奧巴馬政府與古巴達成的23項“完全不公平”的協議,臨下臺還不忘將古巴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

          古巴人對特朗普恨之入骨,官員和民眾公開稱其為“瘋子”。

          拜登上臺,古巴人希望他再次對古松開拳頭,在僑匯、金融、經貿等方面松動限制,畢竟他曾以副總統的身份參與奧巴馬對古的政策調整。

          但古巴人心知肚明,拜登與特朗普其實并無二樣,二人清除后院反美荊棘的宗旨不會變,只不過拜登的花招更加多元而已。

          霸鄰搬不走,還侵占人家領地,關塔那摩至今未還,古巴人為此忿忿不平,卻又無可奈何。

          古巴年輕人與上一輩一樣,惱怒美國的霸道,但又多了一份向往。他們喜歡美國的電影、音樂和流行文化,希望過上美國人那樣現代而富裕的生活。

          傳說,古巴有的年輕人穿T恤,衣服前面寫著“美國佬滾回去”,后面寫著“把我一起帶走” 。

          兩次去過古巴的王友明老師說,在街上沒有見到這樣的年輕人,但傳言至少反映當代古巴青年人對美國的復雜心態。

          畢竟,許多古巴家庭在美國有移民,同樣表明 ,在全球化浪潮中,古巴年輕人也在變化。

          古巴明天會更好

          勞爾時代,古巴封閉60多年的大門已經開啟,但前景尚未明朗,一系列的羈絆和難題彰顯古巴改革進程的異常曲折性和復雜性。

          “去官僚化”的改革觸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如何實現政治穩定與經濟發展之間的平衡?

          以計劃經濟為主體的改革方向與全球市場配置資源的大方向相背離,如何使古巴經濟改革與全球化浪潮同頻共振 ?

          改革深度觸及古巴經濟體制中最具特色的“配給制”和“全民高福利”,如何權衡改革的力度與民眾的承受度?

          美國打壓古巴政策未變,如何化解維護自身獨立和主權與美國封鎖和打壓之間的矛盾?等等。

          盡管前方困難重重,但古巴已勇敢打開大門,并且邁出關鍵一步。

          這一步雖然不大,但它是帶給古巴人民希望的一步,也是古巴歷史上具有深遠歷史影響的一步。

          如勞爾所言,“從此,古巴‘更新’的步子不會再停下來了”。

        點擊進入專題: 新聞熱點精選
        文章點擊:753次

        相關內容

        網友觀點

        0條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點擊排行

        其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