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图片区 自偷自拍另类

<object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object>
<tr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tr>
<th id="z0zrd"><option id="z0zrd"><acronym id="z0zrd"></acronym></option></th><code id="z0zrd"><nobr id="z0zrd"><sub id="z0zrd"></sub></nobr></code>

    1. <code id="z0zrd"><small id="z0zrd"></small></code>

        齊齊哈爾資訊

        齊齊哈爾資訊電子版
        首頁 > 正文

        制止网络欺凌、预防性侵害,专家共商未成年人保护

        2021-05-06 15:35:27齊齊哈爾資訊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原標題:制止網絡欺凌、預防性侵害,專家共商未成年人保護

          校園欺凌事件為何頻頻出現?未成年人遭遇性侵害時不愿意說怎么辦?發現孩子沉迷網絡或遭受網絡欺凌時該如何應對?……未成年人保護一直是社會公眾關切的熱點。

          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離不開有力的法治保障。今年6月1日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將正式施行。近日,教育部發布的《未成年人學校保護規定(征求意見稿)》對校園欺凌、手機管理等多方面都作出了明確指示,并有“特別保護”一章明確:學校應當落實法律規定建立學生欺凌防控 、預防性侵害、性騷擾等工作制度。

          4月16日,在“2021新京智庫春季峰會”教育主題論壇上,圍繞學生欺凌、預防性侵害等熱點話題,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四組主任宋丹、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副教授鄭寧和崇文小學校長白淑蘭齊聚一堂 ,共同探討如何保護“少年的你”。

        圖為圓桌論壇現場,由新京報教育新聞部主編巫慧主持。 攝影 鄭新洽圖為圓桌論壇現場 ,由新京報教育新聞部主編巫慧主持。 攝影 鄭新洽

          四大原因造成學生欺凌事件頻發

          新京報:山東師范大學校園欺凌研究中心團隊的一份調研數據顯示,19.9%的學生會卷入校園欺凌事件。校園欺凌和暴力問題仍是未解難題。

          宋丹 :關于校園欺凌的情況,從檢察機關辦案情況來看,主要特點:一是涉及罪名比較集中,主要是故意傷害、尋釁滋事 、聚眾斗毆。二是主體大部分是男孩,但現在發現中學階段的女生也會涉及。三是存在偶發性或者突發性,這也與學生發育階段的青春期生理、心理特征相適應 。四是隨著現實社會向網絡延伸,學校生活、學生生活也逐步向網絡延伸,網絡欺凌的情況也越來越多。

          新京報:學生欺凌事件為何頻頻發生?

        圖為最高檢第九監察廳四組主任 宋丹。  攝影 鄭新洽圖為最高檢第九監察廳四組主任 宋丹。  攝影 鄭新洽

          宋丹:一是未成年人自身的原因,未成年人在青春發育期很容易產生情緒波動,行為沖動。二是家庭原因,從我們掌握的案件情況看,很多是因家庭監護不力造成的 。三是學校原因 ,有的學校注重強調教育,但對孩子在校管理相對弱。四是社會原因,比如不良視頻、低俗內容,導致孩子在成長中心理產生偏離。

          新京報 :新法實施后將發揮什么作用?

          宋丹:《未成年人保護法》附則中對校園欺凌做了定義,叫學生欺凌。之前沒有明確規范的定義 ,這次附則中的定義給了校園欺凌一個法律上的依據。新法施行后,對做好校園欺凌防控工作是很好的指引?!段闯赡耆吮Wo法》第39條專門對學生欺凌怎么防治做了規定 ,比如建立防控機制;對教師、學生進行防控校園欺凌教育和培訓;加強家庭教育指導;聯合社會力量共同做好防治校園欺凌工作,等等。

          新京報:崇文小學做了哪些準備工作?

          白淑蘭:對于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我們學校法律方面的教師專門進行了研討,讓所有老師了解。先讓老師把學生欺凌的“界定”學好,做好家校溝通,還要講給孩子聽,讓孩子真正懂得約束自己的行為。通過數據可以看出,初中生出現欺凌狀態有一個過程,從小做好普法教育,讓孩子對法律有敬畏感,長大做事才能想到后果,這也是向孩子們宣傳遵守法律法規的初衷 。

        圖為 崇文小學校長白淑蘭	。 攝影 記者 鄭新洽圖為 崇文小學校長白淑蘭。 攝影 記者 鄭新洽

          新京報:如何才能有效防止學生欺凌?

          宋丹:一是加強青少年法治教育。家庭和學校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生命場,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法治教育,告訴他們“欺凌”是什么 ,怎么避免欺凌,以及遇到欺凌后怎么告訴老師 、家長或者身邊的同學進行求助。二是落實學校防控制度。三是進行家庭教育的指導,現在國家正在研究起草家庭教育的指導法律。四是在防止網絡欺凌方面,相關責任主體要盡到社會責任,在網絡治理方面,相關部門也要更好地完善相應機制和制度。

          多項制度填補法律空白,保障孩子遠離“大灰狼”

          新京報:很多孩子遇到侵害時不敢說,或者遇到深度傷害時才被成年人察覺,如何解決這一難題 ?

          宋丹 :未成年人受到侵害后不愿意說怎么辦?從法律角度來看,《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有一些很好的制度填補了空白。一是推動落實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2020年5月,高檢院與國家監委、教育部、公安部等9部門下發《關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意見(試行)》,明確公職人員,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的各類組織及其從業人員,在工作中發現未成年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不法侵害以及面臨不法侵害危險的,應當立即向公安機關報案或舉報。這項制度被未成年人保護法吸收,將對發現侵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線索發揮重要作用。

          二是落實教職工等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人員入職查詢制度。2020年8月,最高檢聯合教育部、公安部出臺《關于建立教職員工準入查詢性侵違法犯罪信息制度的意見》,明確在新招錄教職工、認定教師資格前,進行性侵違法犯罪信息查詢,有性侵違法犯罪信息的,不得錄用。這項制度也被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吸收,并將查詢范圍擴大到了虐待、拐賣、暴力傷害等違法犯罪記錄。落實好這個制度,將“大灰狼”拒之校門之外,有利于保護好我們孩子不受傷害。

          三是深入推進法治教育。檢察機關會同有關部門廣泛深入開展未成年人法治宣傳教育,預防性侵害是其中重要內容 。全國共有包括各級院檢察長在內的3.3萬余名檢察官擔任法治副校長。最高檢聯合教育部開展了為期三年的“法治進校園”全國巡講活動,共巡講9.65萬次,覆蓋10.8萬所學校和8050萬名師生,同時社會普法活動也以多種形式展開,有力提升了社會公眾的未成年人保護意識和法治意識。

          四是沒完沒了抓好“一號檢察建議”,推動未成年人保護社會綜合治理,做好性侵害犯罪源頭預防。2019年以來檢察機關單獨或者聯合教育部門查訪中小學校、幼兒園3萬余所 ,監督整改安全隱患6000余個。

          白淑蘭:北京實行了法治副校長進校工作,從學校層面保護兒童、進行普法教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預防性騷擾該怎么辦?一是讓孩子懂得家長是孩子最親的成長伙伴、朋友。二是學校老師要像父母一樣有一雙銳利的眼睛,老師在晨檢的時候,要擦亮眼睛關注孩子的精神狀態,多一份關心,多一份悄悄話。三是學校要有孩子說話的地方,保證孩子愿意說、有地方說。

          現在,我們學校有“悄悄話辦公室”,可以隨意寫一個小條。同時,有問題也可以告訴心理老師 ,這樣 ,小朋友在校園里會有特別知心的“大朋友”幫忙解決問題。

          防網絡沉迷須家長、學校、企業多方協作

          新京報:現在的未成年人是網絡原住民 。調研也顯示,部分欺凌通過網絡實施,哪些行為屬于網絡欺凌?

          鄭寧:此次《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的亮點是將網絡欺凌以專條的方式規定下來,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通過網絡以文字、圖片、音視頻等形式,對未成年人實施侮辱、誹謗、威脅或者惡意損害形象等網絡欺凌行為。我覺得,除此之外,在現實中散布未成年人隱私或者個人信息,也算網絡欺凌。

        圖為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 攝影 記者 鄭新洽圖為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 攝影 記者 鄭新洽

          新京報:如何防止網絡欺凌?

          鄭寧:制止網絡欺凌 ,首先要加強對未成年人網絡思想的教育 ,告訴他們哪些內容是良性、合法的,哪些內容是不良、違法的,幫助未成年人更好地識別網絡欺凌 ,同時建立健全發現違法不良網絡欺凌信息引導未成年人主動報告的制度。另一方面,互聯網企業要加強平臺責任,很多互聯網采用青少年保護模式,但這種模式需要家長配合 。

          新京報:現在青少年沉迷網絡的現象特別嚴重,“管不了”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鄭寧:網絡沉迷是有多重原因,未成年人好奇心強,自控能力差,很多時候未成年人家庭也有一些問題,比如未成年人正當精神需求在家庭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就寄托于虛擬世界。再加上法律、制度沒有配套跟進,造成了未成年人網絡沉迷。

          新京報:《未成年人保護法》如何解決“管不了”的問題?

          鄭寧: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建立了全方位、多主體的立體綜合防沉迷的保護體系。首先要求一些網絡產品和服務提供者不能向未成年人提供誘導他們沉迷的產品或者服務,要設置相應的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功能。

          針對目前網絡直播出現的未成年人拿成年人賬號打賞的行為,現在法院、檢察院出臺了相關規定保護未成年人的權益,最近網信辦也在指導相關行業協會推網絡直播打賞限額的自律規范,每次單筆打賞或每天打賞限制一定額度。

          從學校層面來說,《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了學校一旦發現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應當及時告訴監護人,共同對學生進行幫助和引導,幫助學生恢復正常生活。

          監護人要提高自己的網絡素養,規范自身的使用網絡行為。家長沉迷打游戲,孩子覺得很酷,就會模仿。因此 ,家長首先要規范自己的行為,同時加強對未成年人使用網絡的引導,在智能終端產品上安裝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軟件,合理安排使用網絡的時間。

          家長也好,學校也好,要想辦法創造更為豐富的線下體驗的活動,來豐富未成年人的精神世界。 

          新京報:檢察機關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這一方面會發揮哪些作用?

          宋丹 :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規定,司法機關發現相關部門沒有落實《未成年人保護法》相關規定的,可以通過司法建議的方式督促相關部門落實其職責。比如網絡產品和服務提供者沒有盡到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義務,檢察機關可以通過發檢察建議的方式督促其落實,相關責任主體一個月內必須要反饋。

          現在很多侵害未成年人的案子是通過網絡實施的,比如網絡兒童色情,未成年人信息在網絡上泄露等等。通過網絡侵犯未成年人的人身權利、財產權益、隱私權和個人信息等等,檢察機關要加大對涉未成年人網絡犯罪的精準打擊,可以通過提起公益訴訟的方式給予未成年人最大的保護。

          采寫  新京報記者 蘇季 

        文章點擊:246次

        相關內容

        網友觀點

        0條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點擊排行

        其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