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图片区 自偷自拍另类

<object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object>
<tr id="z0zrd"><option id="z0zrd"></option></tr>
<th id="z0zrd"><option id="z0zrd"><acronym id="z0zrd"></acronym></option></th><code id="z0zrd"><nobr id="z0zrd"><sub id="z0zrd"></sub></nobr></code>

    1. <code id="z0zrd"><small id="z0zrd"></small></code>

        齊齊哈爾資訊

        齊齊哈爾資訊電子版
        首頁 > 正文

        在战火中度过了11个国庆日 叙利亚何时能见和平曙光

        2021-05-11 12:53:14齊齊哈爾資訊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原標題:在戰火中度過了11個國慶日,敘利亞何時能見和平曙光

          2011年3月15日 ,敘利亞危機爆發。數年之內,反對派武裝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不斷攻城略池,極端組織趁機滲透坐大,庫爾德人自立門戶……戰火使敘利亞全國廢墟遍地、百姓流離失所。

          據戰爭觀察組織“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公布的數據,截至2021年1月,已經有至少38萬名敘利亞人在戰火中失去生命。其中既包含敘利亞普通民眾、政府軍士兵 ,也有反對派武裝人員和外國軍人。

        △2021年1月17日,敘利亞難民在伊德利卜一處難民營的生活因暴雨受到嚴重影響△2021年1月17日,敘利亞難民在伊德利卜一處難民營的生活因暴雨受到嚴重影響

          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數據,十余年間,共有近560萬名民眾離開敘利亞,成為登記難民,他們主要分布在敘利亞周邊多個國家。這些難民中僅有28萬人能夠居住在聯合國或當地政府指定的難民營里,絕大多數難民都分散在接收國各地 ,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

          日前在聯合國難民署發布的一段視頻里,逃到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哈拉一家至今仍未找到生活的希望。丈夫失業、無依無靠,好多個夜晚,一家人只能餓著肚子睡覺。

        △敘利亞難民哈拉說,她真希望閉上眼后再睜開時,自己已經不在這里了,所有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敘利亞難民哈拉說,她真希望閉上眼后再睜開時,自己已經不在這里了,所有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哈拉說,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平安長大,“避免像我這樣過著悲慘的生活”。

        △由于學校關閉	,孩子們在“帳篷學?!睂W習△由于學校關閉,孩子們在“帳篷學?!睂W習

          除此之外 ,敘利亞國內還有大約620萬名流離失所者,其中包括250萬名兒童。這些兒童從小便遭受炮火的摧殘,躲避死亡成了他們生活的目標 ,填飽肚子成為奢望 ,只有在童話故事中才能感受到和平的美好。戰亂給他們的心中留下了難以消除的陰霾。

        △2020年4月,一名流離失所的敘利亞婦女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在伊德利卜省一處瀕臨倒塌的危房△2020年4月,一名流離失所的敘利亞婦女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在伊德利卜省一處瀕臨倒塌的危房

          戰亂還導致物價飛漲。目前在敘利亞政府軍控制區中 ,當地民眾賴以生存的主食——大餅,每包售價至少1000敘利亞鎊(約合5.19元人民幣)。但據一份智庫的調查數據顯示,敘利亞公務員的人均工資還不到60000敘利亞鎊(約合311.46元人民幣),普通民眾更是難以維持生計 。

          “天堂”淪為“地獄”

          阿拉伯人曾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人間若有天堂,大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馬士革必與之齊名?!?/p>△2020年,大馬士革古城區△2020年,大馬士革古城區

          大馬士革建于公元前3世紀,是中東地區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盡管其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躲過了多次戰爭的劫難,但郊區卻屢遭重創。

          位于大馬士革東部郊區東古塔的喬巴(Jobar)社區就曾遭到了炮火的襲擊。

        △2009年以前與2021年,喬巴社區的衛星地圖對比△2009年以前與2021年,喬巴社區的衛星地圖對比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一名記者本·韋德曼(Ben Wedeman)在2018年回憶起戰前截然不同的東古塔說:“東古塔曾經是大馬士革郊區一片廣闊的綠洲。許多年前,我住在大馬士革時經常隨父母和他們的朋友一起去那里野餐。如今我依然記得我坐在涼爽的樹蔭下玩西洋雙陸棋的情景?!?/p>△2018年,被毀的東古塔喬巴社區△2018年,被毀的東古塔喬巴社區

          “今天,它可能是地球上最接近地獄的地方?!北尽ろf德曼說。

          敘利亞第二大城市阿勒頗幾乎有著和大馬士革同樣悠久的歷史,但持續不斷的戰亂使其從曾經繁華的商業中心變成了一片廢墟。

        △2008年(上)與2016年(下)	,阿勒頗舊城△2008年(上)與2016年(下),阿勒頗舊城△2009年(上)與2016年(下),阿勒頗倭馬亞清真寺△2009年(上)與2016年(下),阿勒頗倭馬亞清真寺△2008年(上)與戰亂后(下),阿勒頗一處露天市場△2008年(上)與戰亂后(下),阿勒頗一處露天市場

          十余年的持續沖突和暴力嚴重破壞了敘利亞的房屋、學校、醫療機構和其他設施,嚴重影響了當地民眾的生活。聯合國估算,敘利亞戰后重建所需要的費用高達2500億美元 ,這一數字是敘利亞戰前國內生產總值的4倍。但由于戰火未熄、外部制裁的不斷加劇,何時才能開始全面戰后重建仍是個未知數。

          深陷泥潭十余年 仍難見和平的曙光

          2014年,一名大馬士革民眾在慶祝敘利亞國慶日時說:“希望明年的這個時候 ,敘利亞能夠從這場危機中走出來,我們能真正慶祝這個節日?!?/p>

          如今已過去7年,敘利亞仍未迎來和平。

          敘利亞危機爆發后 ,在外部力量的作用下,危機很快演變成內戰。多方勢力的激烈廝殺,使這場戰亂成為美俄地緣政治博弈、反恐戰爭、資源爭奪以及教派紛爭的混合體。

          2017年,美國從幕后走到臺前,以所謂的“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向敘利亞發射59枚巡航導彈。美軍對敘利亞發動直接軍事打擊,使敘利亞局勢朝著更加復雜和危險的方向發展。

        △今年2月16日,第十五輪敘利亞問題阿斯塔納會談在俄羅斯索契召開△今年2月16日,第十五輪敘利亞問題阿斯塔納會談在俄羅斯索契召開

          為解決敘利亞危機,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已發起15輪有關敘利亞問題的阿斯塔納會談 。2020年11月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阿斯塔納會談展現出了高效率,俄土伊三國的共同努力取得了許多成果:敘利亞境內的國際恐怖主義源頭已基本消除,暴力等級顯著降低 ,以聯合國為主導的“敘人主導、敘人所有”的包容性政治進程正在開展。

          今年3月30日,在由歐盟與聯合國共同主辦的第五屆“支持敘利亞及地區未來”國際會議上,多國代表稱應當在聯合國安理會第2254號決議的框架下尋求敘利亞危機的政治解決。

          但法國國際政治專家布魯諾·季格認為,西方國家口中的“政治解決”其實是以“政權更迭”為前提,這并非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出路。西方大國自認為肩負使命,要在其他國家維護所謂的民主概念和價值觀,實際上只是他們非法干涉他國內政的借口。只有敘利亞重獲完整的主權,才有可能使其徹底走出危機并實現和平。

        文章點擊:919次

        相關內容

        網友觀點

        0條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點擊排行

        其他新聞